美國加州葡萄酒被爆含有危害身體健康的砷元素

Category: 行業動態
點擊數: 13407

  3月19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法院對幾家美國最大的葡萄酒公司提出訴訟。

  在這起集體訴訟案中,檢查官稱這是一起令葡萄酒消費者慢性中毒的惡性案件。被告在加利福尼亞生產或銷售的葡萄酒中含有的無機砷遠遠超過所允許的含量規定,該無機砷所超出的含量將嚴重危害到葡萄酒消費者的健康。

  被告的幾家葡萄酒公司認為,法院所提供的資料證據是虛假的並存在錯誤的資訊。

  其中一個被告(TWG)葡萄酒集團發言人稱,原告這樣做是想誹謗負責加州的釀酒師,造成不必要的恐懼,以及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在資料的基礎上進行誤導和選擇性資訊的投訴而歪曲事實欺騙公眾。

  這起訴訟案中的幾家品牌葡萄酒公司,包括TWG、Treasury Wine Estates、Trinchero、Fetzer Vineyards 和 Bronco等幾家著名的美國葡萄酒供應商。原告稱在一個丹佛的實驗室發現83個品牌葡萄酒含有無機砷,其中包括Franzia、Sutter Home, Concannon、Wine Cube、Beringer、 Flipflop、Fetzer、Korbel、Almaden、Trapiche、Cupcake、Smoking Loon 和Charles Shaw等知名葡萄酒。

  律師布瑞恩kabateck說:“幾乎所有人都是花10美元或更少的錢購買葡萄酒,而且絕大多數人都在5美元以下的價格購買葡萄酒。”他的公司是起訴的三家公司之一,在新聞發佈會向利福尼亞的洛杉磯分部的高級法院提交起訴。 Kabateck表示:“消費者可能會花費不到5美元購買一瓶葡萄酒,但就他們的健康從長遠來看是付出的,這些都是我們要提高對葡萄酒行業非常嚴重的指控。”

  kabateck說:“訴訟的目的是要整頓葡萄酒行業,他們在加利福尼亞的狀態非常不規範。我們要求這些釀酒師將這些貨架上的葡萄酒全部召回。我們也希望葡萄酒行業進入陽光的發展,那樣是對他們的產品更有利。最後我們想這些產品應該退款給購買者,我們認為含有無機砷的葡萄酒對消費者來說是很危險的。”

  kabateck拒絕估計涉及的葡萄酒金額,但他表消費者在加利福尼亞購買到訴訟所提及的2011年1月1日之間的任何葡萄酒,都有資格列入名單內。

  特林凱羅家族酒莊公關總監娜拉菲利表示:“我們的首要任務是保證產品的品質和消費者的健康和安全。特林凱羅家族對公司、葡萄園、釀酒和生產實踐一直在執行高標準的品質檢測,特林凱羅家族以及加州葡萄酒協會就這些無理要求進行爭論,並積極尋求所有補救措施來抵禦關於我們公司和我們的產品的這些誹謗性陳述。”

  TWE酒莊公共關係副總裁妮可·卡特說:“Treasury Wine Estates酒莊相信其產品完全符合所有相關的聯邦和州的指導方針,我們仍然相信我們的葡萄酒不僅安全而且是令人愉悅的飲料”。

  費策爾葡萄園合規總監霍利基利昂說:“費策爾葡萄園不可能在葡萄酒的製作中添加砷,我們一直以負責任的態度生產所有的葡萄酒,並且遵守所有州和聯邦的法規。”

  加州葡萄酒協會副會長南茜光表示:“我們不認為這場官司有必要進行下去,我們認為這樣宣傳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南茜光說:“原告對葡萄酒使用的是環境保護局以飲用水中的砷作為基準的安全閾值, EPA 環保局為沒有限制其他食品和飲料包括葡萄酒,因為葡萄酒和飲用水是完全不同類型的水不能相提並論。沒有研究表明,葡萄酒中的砷量構成任何危害消費者的健康。”

  TWG發言人稱其被指控出售的13品牌葡萄酒含有過高含量的砷。並表示原告使用飲用水的標準來衡量葡萄酒的砷量是不恰當的做法。

  美國國家科學院的健康部門醫學研究所已發出飲食建議,建議每人每天最低飲用3升的水。TWG葡萄酒在丹佛的實驗室測試出50ppb最高水準的砷含量。TWG發言人指出,一個人喝4盎司到3升砷含量為10ppb的水。在砷含量測試的品牌葡萄酒要達到那樣的水準,一個人每一天必須喝空多瓶葡萄酒。

  南茜光還指出,加州酒莊的葡萄酒出口到加拿大和歐盟。這兩者都有關於砷含量的規定,指出葡萄酒必須低於100 ppb的含量。

  訴訟的起因是一個名叫凱文希克斯的研究工作員,他在BeverageGrades實驗室提供飲料測試和認證服務的研究工作。希克斯測試了大約1300的葡萄酒。他發現所有葡萄酒中訴訟所提及的83個品牌葡萄酒擁有在10ppb的範圍內含量的砷。

  邁克爾伯格的丹佛公司是第一次接觸希克斯。邁克爾稱希克斯來美國之前去了葡萄酒行業,並且聯繫他們說:“已經在你的葡萄酒中發現的這些大含量的砷,你可以跟我說說嗎?”。 他們都說:“不,我們沒有興趣和你說話。”

  TWG發言人稱他在提起訴訟之前沒有聽到希克斯聯繫任何命名酒莊。但在同一天的訴訟審訊中BeverageGrades曾發送介紹資料給某些零售商為他們所出售酒精飲料的純度提供篩選和認證模式的服務,使他們能夠保證成為自己的客戶。

  TWG發言人說:“如果在有積雪的地面上,你可以放心地得出下雪了這樣的結論。但在這裡有人是為了自身的經濟利益參與訴訟案”。

  訴訟的另一個問題是“有機”和“無機”砷。自然存在於水果和果汁的元素。原告律師推測通過澄清劑,殺蟲劑或偽品的過濾可以提高液體中的砷含量。

  但美國加州大學大衛斯分校的教授羅傑·博爾頓提醒,“我們在釀酒葡萄果汁,水源或釀酒添加劑中沒有可靠的資料,以便瞭解那裡高於平均水準的砷含量來源。”

  至於葡萄酒中的砷含量是否應該高於水標準,博爾頓說,“我不知道是否能夠就砷含量對健康的影響發表評論,但我認為大多數人都會認同在攝入率的基礎上測量數量和頻率,不只是濃度,將是一個合理的方法。”

  訴訟原告卻有不同的看法:“加利福尼亞葡萄酒被告的消費者並不知道葡萄酒測試中豚鼠所暴露的砷含量,並非自願被被告一遍又一遍的提高體內無機砷的毒性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