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folds Winery 奔富酒莊

Category: 巴羅薩穀產區
點擊數: 71453

  酒莊簡介

  Penfolds Winery 奔富酒莊位於澳大利亞赫赫有名的巴羅薩葡萄酒產區,是澳大利亞最著名,也是最大的葡萄酒莊,被譽為澳大利亞紅酒的象徵,是澳大利亞葡萄酒業的貴族。在澳洲,這是一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品牌。奔富酒莊充滿傳奇的發展史,有人說,它其實是歐洲殖民者在澳大利亞開拓、發展、定居繁衍演變史的一個縮影。



 奔富酒莊外景

 

  發展歷史
 

  奔富酒莊的創始人是一位來自英國的年輕醫生-克裏斯多佛•羅森•奔富。一個半世紀以前,他遠離自己的家園移民到澳洲這塊大陸,開始了他新的人生。克裏斯多佛•羅森。富出生在1811年,在11個孩子中是最小的一個,早年求學於倫敦著名的聖•巴塞洛繆醫院,並畢業於1838年。
 

  在當年的歷史背景下,就像其他醫生一樣,年輕的克裏斯多佛•羅森。奔富也擁有著一個堅定的信念-研究葡萄酒的藥用價值。在他離開英國前往澳洲之前,他獲得了當時法國南部的部分葡萄樹藤並且把它帶到了目的地-南澳洲的 Adelaide 阿德萊得,1935年他與 MaryHolt  瑪麗荷結婚,她的父親也是一個醫生。其後在1838到1844年他在英國南部海岸之Brighton 布來頓之行醫。他父親於1840年,母親於1843年過世。33歲充滿冒險精神的奔富醫生,決定帶著其年幼女兒 Georgina  喬吉娜及妻子、女傭 Ellen Timbrell  愛倫添寶和他一些布來頓的朋友一起移民至澳洲。他們於1844年8月8號在這個八年前才發現的新殖民地澳洲之塔 Taglioni 理安尼登陸。
 

  奔富醫生在初期移民聚居地離 Adelaide 阿得雷德5英哩遠的 Mount Lofty 樂菲山腳下之Magill 瑪吉爾以一仟二佰英鎊買下200公頃約500英畝的土地,其中200英畝當時已有農產品種植,瑪吉爾在那時已被認為是理想的居住之處。像以前及那時很多的醫生們,奔富醫生對葡萄酒之醫學價值深具信念,在他離開英國之前,他從法國南部得到一些葡萄枝,1845年,他和他的妻子 Mary 瑪麗在阿德萊得的市郊 Magill 瑪吉爾種下了這些葡萄樹苗,延續法國南部的葡萄種植的傳統,他們也在葡萄樹的中心地帶建造了小石屋,他們夫婦把這小石屋稱為 Grange,在英文中的意思為農莊,這也是日後奔富酒莊最富盛名的葡萄酒Grange 系列的由來,這個系列的葡萄酒在如今的市場中成為眾多葡萄酒收藏家競相收購的一個寵兒。
 

  正是在這個簡陋的石屋裏,克裏斯多佛•羅森•奔富建立了他的醫學實驗中心並且為他的病人製造加強性葡萄酒-port 波特酒以及 sherry 雪利酒。隨著葡萄酒的需求量的增加,克裏斯多佛•羅森•奔富增加了葡萄的種植面積和產量。
 

  1780年,克裏斯多佛•羅森•奔富不幸去世,但他的葡萄園和酒廠卻在他能幹的妻子瑪麗。奔富的經營下延續發展起來。可以說奔富酒莊的奠基人應該是他們夫婦倆,前者創造了這個酒園的雛形,而後者則是這個酒園延續,發展成功的重要功臣。在瑪麗。奔富的細心經營下, 奔富酒莊的規模越來越大,從酒園建立後的35年時間內,在Magill,1881年的數據表明在那存貯了近107,000加侖折合500,000升的葡萄酒,而在當時,這個數量是整個南澳洲葡萄酒存儲量的1/3,而奔富酒莊原有的葡萄種植面積也達到了120英畝,成為南澳洲第一大莊園,從此以後奔富酒莊就成為了澳洲家喻戶曉的一個名字。
 

  儘管瑪麗•奔富於1884年正式退休,但是她的影響力卻極其深遠。1895年,為奔富酒莊作出卓越貢獻的瑪麗•奔富與世長辭,她的整個遺產的繼承者是她的女兒 Georgina 喬治娜和女婿 Thomas 托馬斯。 喬治娜和托馬斯擁有2個兒子和2個女兒,4個孩子則被家族的產業深深感染都加入了奔富酒莊並且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其中,Frank 兒子弗蘭克和 Leslie 萊斯利兄弟倆共同努力經營奔富酒莊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奔富酒莊仍舊主要經營著加強性葡萄酒以及白蘭地,僅僅生產少部分的餐酒。 傑弗裏提議在那時改變奔富酒莊的生產方向-增加餐酒的產量,但結果卻不是十分樂觀-在二戰結束後餐酒的產量僅僅是占公司總產量的3%。
 

  1950年, 奔富酒莊迎來了第一個春天, 傑弗雷根據當時消費者口味的改變和實際情況的需要,果斷的將生產方向從加強性葡萄酒轉為餐酒。這項艱巨的任務則交給了當時的釀酒師-馬克斯·蘇克博特。而在1930年,馬克斯·蘇克博特則僅僅是這個工廠的一個年僅10幾歲的報童。
 

  1951年,從歐洲遊學回來的馬克斯·蘇克博特在 Magill 進行了釀酒的初次嘗試。以 Shiraz  西拉子為釀酒葡萄的紅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隨後的的50年間, Grange 系列仍舊成為澳洲葡萄酒的旗幟,這個系列的葡萄酒不僅成為澳洲葡萄酒學教科書中的一個經典的案例更讓其高品質的澳洲葡萄酒形象聞名於世,可以說 Grange 系列為整個澳洲葡萄酒業作出了重大貢獻。
 

  20世紀60年代,馬克斯·蘇克博特和他的釀酒團隊也開發了各類供普通消費者享用的餐酒系列,在整個紅葡萄酒市場上隨處可見奔富酒莊的身影。其中包括 Bin707 Cabernet Sauvignon, Bin 389 Cabernet Shiraz, Bin 28 Kalimna Shiraz, Bin 128 Coonawarra Shiraz, Bin 2 Shiraz-Mataro (Mourvèdre)和Koonunga Hill Shiraz Cabernet。除了常見的品種之外,馬克斯·蘇克博特和他的釀酒團隊也開發”一次性”的限量頂級葡萄酒,而以BIN作為標誌讓釀酒師鑒定稀有的高品質葡萄酒,從而把其他的混合品種的葡萄酒分開出來並且允許這些葡萄酒作為頂級酒來收藏。在市面上,這些品牌的酒成為葡萄酒收藏家的寵兒,例如 Bin 60A, Bin 90A and Kalimna Block 42。
 

  在1962年,奔富酒莊成為了一家上市公司。雖然奔富酒莊家族在1976年脫離了對公司的控制,但奔富酒莊仍舊保留著其始終如一的優良品質和奔富酒莊的釀酒哲學,以至於 奔富酒莊直到現今仍舊是澳洲葡萄酒業的掌舵人之一。
 

  在20世紀90年代, 奔富酒莊的白葡萄酒專案(yielded Yattarna Chardonnay)預示著澳洲也有製造和紅葡萄酒一樣出名的世界級別的白葡萄酒的能力。上世紀末的後起之秀,希望之星-RWT逐漸成為巴羅薩穀(Barossa Valley)的一個新的風格,使用法國橡木桶而放棄美國橡木桶使得釀造出的葡萄酒更有讓人難忘的豐滿度。 奔富酒莊在現階段仍舊致力於不斷開發新的葡萄酒以滿足來自世界各地的消費者。
 

  通過這些改變, 奔富酒莊仍舊延續著她的成功,而這一切和她多年的經驗,嘗試密不可分。 奔富酒莊的哲學指導著這個企業不斷前進。與其說WOLF BLASS的成功部分依靠其出色的行銷策略,那奔富酒莊的傳統老牌主要依靠的是不遺餘力的提高品質,遵循其”有多少優質葡萄就釀多少好酒的”簡單思路,不求數量的多少單求品質的保證。這點也讓這個牌子在世界頂級葡萄酒的評選中獨佔鰲頭。
 

  酒莊葡萄園分佈產區
 

  奔富酒莊在澳大利亞各地不斷篩選各種優質葡萄,以保證葡萄生長在最適合的風土環境之下,奔富的8個莊園覆蓋了南澳以下幾個主要產區:
 

  Adelaide 阿德萊德
 

  奔富最早的起源地,酒王葛蘭許(Grange)就在此誕生,二十世紀中期以後因阿德萊德的城市擴展,導致這個葡萄園縮減至目前的5公頃,主要種植西拉子葡萄並出產量小但精緻的高端奔富葡萄酒。
 

  McLaren Vale 麥拿倫穀
 

  緊鄰阿德萊德產區,這裏的地中海氣候導致常年氣溫不高,晝夜溫差不大,主要種植歌海娜、赤霞珠、梅洛和長相思。
 

  Barossa Valley 巴羅薩穀
 

  穩定的氣候和炎熱的夏天導致這裏釀造的葡萄酒有著深邃的顏色、多變的果香氣息和良好的陳年能力,主要種植西拉子和赤霞珠葡萄。
 

  Clare Valley 克萊爾穀
 

  奔富於1978年在克萊爾穀收購了葡萄園,這裏常年有著涼爽的海風和比較寒冷的夜晚,適合種植喜寒性葡萄,奔富主要在此區種植白葡萄雷司令和霞多麗。
 

  Coonawarra 古納華拉穀
 

  古納華拉特有的紅土壤能夠使葡萄藤有著更少的枝葉和更濃郁的果實,這裏的赤霞珠聞名於全澳大利亞,奔富在此種植的赤霞珠有著豐富濃郁的果香和扎實的酒體,非常適合陳年。
 

  這些葡萄園加起來的總面積超過1000公頃。其中克萊爾穀和巴羅薩穀占主要,這裏的西拉子和霞多麗的產量佔據整個奔富的一半以上,奔富在部分葡萄園採用人手採摘,這些葡萄通常多用於奔富高端產品,例如 BIN 407、BIN 707、Grange 等,而其他商業化氣息較濃的系列則採用半機械採摘。
 

  奔富 Grange 葛蘭許是該莊園歷史最悠久、品質最上乘的出品,現在葛蘭許已從最初的阿德萊德產區移至巴羅薩產區生產,這裏有著最出色的西拉子。葛蘭許代表了澳大利亞葡萄酒的傳統釀酒技術,一切澳大利亞葡萄酒的特點都能從其身上找到。
 

  奔富的前任首席釀酒師 Peter.Taylor 彼得.泰勒在九十年代離任以後在巴羅薩地區創建了Hare's Chase 百兔莊園,這個莊園在短短十年時間內已成為聞名整個澳大利亞,該莊園於2009年12月正式進入中國大陸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