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與音樂,感性的消遣......

Category: 會員投稿
點擊數: 67852

      葡萄酒與音樂的話題越來越多了:2012年7月,法國西南區首府波爾多市和周邊城鎮舉辦的夏季系列音樂會之 the Jazz and Wine festival(爵士樂和葡萄酒節);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碧尚女爵莊園)承辦的 Estivals de Musique de Medoc(梅多克夏日音樂節)... ...那些一邊欣賞音樂一邊品味美酒的觀眾們,已分不清是音樂迷還是葡萄酒迷,音樂與葡萄酒的完美融合正在成為一種趨勢和潮流。


       強勁的重金屬搖滾:Cabernet Sauvignon(赤霞珠);
  時髦爽快的流行曲:Chardonnay(霞多麗);
  深情的節奏怨曲:Merlot;
  層次繁復的古典音樂/歌劇:Shiraz(西拉).....

  
  研究者稱,在聽這些音樂的時候應該品嘗這些葡萄酒品種,這看起來像是一個菜單,更像是一種規則。在筆者看來,這種“菜單”強調的或許大多是葡萄酒本身感受到了音樂,而忽視了人的主觀性。而我關注的是人邊感受音樂邊品酒心情,抑或是人邊品酒邊感受音樂的心情。

  不管你是品酒為目的來挑音樂,還是聽音樂為前提,來選酒,重要的是二者的協調。只要你認為杯中的酒好喝,耳邊的音樂好聽,就夠了,即使,此刻杯中的是 Merlot,耳邊的是時髦爽快的流行曲。所以,葡萄酒與音樂,無須刻意,隨意即好。

  
  愛上葡萄酒與音樂源于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個以賣葡萄酒為主的歐式酒窖風格的形象店任職策劃。在這里,我懂得了很多關于葡萄酒的知識,學會了品酒,也學會了每天為酒窖挑選合適的背景音樂。配上音樂后的葡萄酒,猶如一條會說話的美人魚在杯里盡情游暢,它的美妙可以通過耳膜傳達給飲酒者。

  整日沉浸在葡萄酒與音樂的世界里,恍惚間,我覺得,葡萄酒天生就是該有音樂相伴的。美妙的音樂,悠然的燈光,加高腳杯里舞動的葡萄酒,一切都是那么和諧與美好。從此,我與葡萄酒便結下了不解之緣,更喜歡帶著聽音樂的心情來品酒。我相信人們帶著聽音樂的心情來品味葡萄酒,會無意識的被感染甚至不自覺得變得唯美起來。

  
  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個感性的女子,喜歡感性的音樂,喜歡有靈魂的葡萄酒。

  下班回家,洗漱完畢,喜歡慵懶的蜷縮在沙發或者是床頭。那是疲憊一天的情緒宣泄,一曲  Amy Diamond 的《Heartbeats》輕柔純凈,喜歡在安靜的時候,一遍又一遍的聽著這唯美輕柔干凈又略帶青澀的歌聲,把自己想象得恍若一個青澀的女孩,將唯美故事演繹娓娓道來......

  "I just want to know  If you too feel afraid  I can feel your heartbeats  Giving you away  Giving us away ......"杯中是衷愛的果香味濃郁的清爽白葡萄酒,如法國 Burgundy(勃艮第)地區的 Chardonnay(霞多麗)果香型白葡萄酒,輕抿一口,檸檬、柑橘的味道混合著我最愛的蘋果的芳香,清澈中夾雜著酸澀的口感,與這唯美輕柔干凈又略帶青澀的歌聲融為一體......讓你感覺,那份青蔥歲月的青澀一直還在。喜歡葡萄酒與音樂給我的這種安慰,樂此不疲。

  
  
  有些陰霾的空暇,不自覺會想念某些人,也希望,有誰會在此刻想念我。這時我習慣放一首羅杰斯的《Lady》給自己,“Lady  For so many years I thought  I'd never find you  You have come into my life and made me whole......”羅杰斯的每一聲吟詠輕唱都如白云化雨,灑落心底,一種至柔至愛油然而生。 這時習慣給自己一杯法國羅納河谷的混合型紅葡萄酒,如南羅納的 Chateauneuf-du-Pape(教皇新堡),香氣飽滿辛辣,口味濃郁厚重,初入口的辛香,會讓你涌起絲絲苦澀。配合著銀發白須的老人歌聲中,吟誦歲月的滄桑和愛的深情,酒中濃郁的花果香味開始漫溢......直至一杯飲盡,唇齒留香。"Lady  For so many years ...",也只有如此老矣,才能體會直白簡單的愛戀?

  
  偶爾約上4-5個朋友在家中小聚,我常常會選擇播放一些另類的曲子,如 Williams 的《Betterman》或者Jewel的《Stand》。《Stand》歌詞雖然是講家庭暴力以及社會的種種丑陋現象,但我們喜歡“...It's not all dirty, but it's not all clean...For all the pain that life brings...And together we can make a stand...”的吶喊,我們喜歡那如礦泉水般清亮透徹又極富穿透力的美妙嗓音。起泡酒我一般只挑選 Mascato(麝香葡萄)甜起泡酒,它度數不高,甜美且淡雅,酸甜平衡。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西班牙的 Cava(卡瓦),法國的南部的 Casanova(卡薩諾瓦)或者奧地利的 Sekt(塞克特)。邊聽 Jewel 美妙的歌聲,邊觀賞酒杯中汽泡的層次,和朋友聊聊工作,生活,并相信著“And together we can make a stand...”
  
      
       我說的是音樂。我說的,是葡萄酒。我說的僅僅是感性女子生活中的小小部分葡萄酒與音樂的感受。

  每個人的口感和音感不盡相同,而喝酒與聽音樂都屬于感性的消遣——那些美妙的酒款與樂章,你完全可以隨心組合。

  
  寫在最后:

  最近一段時間我反復哼唱一句諸如“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的歌詞,似乎從這樣表面平靜的旋律中,聽出了那一絲刻骨銘心的眷戀以及時過境遷的無奈。精致的同時,直指人心。Damien Rice 這樣唱:“Nothing unusual, nothing strange. Close to nothing at all. The same old scenario, the same old rain. And there’s no explosions here……”。 歌詞沒有故弄玄虛或者流于形式;可是我知道,這樣平靜的外表下,有不遜于任何人的激烈情感。

  我在想,這樣一首歌,我會在什么時候,選擇怎樣的葡萄酒來與之共舞呢?

  大概自己太感性,總是很輕易地被很多虛無的情感所打動。只希望,在人生路上的每時每刻可以不帶怨恨,只緩緩舉起酒杯,靜靜地聽著:

  Cheers darlin’
  Here’s to you and your lover boy
  Cheers darlin’
  I got years to wait around for y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