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進口紅酒暴利,無知亦無聊?

Category: 會員投稿
點擊數: 56036

       近日有記者撰文,細數進口紅酒數宗罪,而後眾媒體像打了雞血一樣紛紛轉載。筆者以為,這種無知加無聊的文章,還是少說為妙,畢竟利用媒體話語權,誤導民眾,怎麼說都不是小事。接下來,我們分析以下幾宗罪,且問各位讀者讀後作何感想?



       一宗罪:“大拉菲”年產量24萬瓶,卻在中國賣了200萬瓶。

  來自拉菲羅斯柴爾德官方網站的資料顯示,拉菲的年平均產量在一萬五千箱至兩萬箱之間。如果按照正常慣例,全部為12支裝的話,拉菲古堡最高的產量不會超過24萬瓶。實際上,這個數字也就是個大概。而後面那句,在中國賣了200萬瓶,看著新聞言之鑿鑿的口氣,讓筆者真的是茫茫然了,我不知道這個數據來自哪個權威統計部門。我做了大量的調查工作,始終無法獲取拉菲古堡在中國的銷量數據。最後筆者不得不承認,自己上當了,這個純粹意淫的數據,咱上天入地都是無法找出來的,因為這個數據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純粹信口開河的胡說八道。只是此言一出,倒是讓消費者認為拉菲遍地是假貨。我倒不是同情拉菲被人抹了黑,只是覺得媒體說話,要嚴謹。

  第二宗罪:到岸平均價15元,市場零售價562元

  這是個玩笑開得很大的數字遊戲。

    “以750毫升一瓶計算,每瓶平均口岸價約為2.19美元(人民幣約15元”。筆者實在不敢恭維這種算法。海關統計的進口葡萄酒數據是以“升”為單位的,也就是說,不管你以瓶裝的方式進口,還是散裝的方式進口,都被統一成“升”。實際上,企業進口葡萄酒分為散裝和瓶裝兩種方式,恰恰是這兩種方式的不同,讓產品成本相差甚遠。同樣是一千升進口葡萄酒,散裝葡萄酒在原產國酒莊因為沒有灌裝費用,沒有小件包裝費用,沒有酒瓶,酒標等包裝物的費用,節省了許多運輸重量的費用,在加上原產國的酒莊根本不會把好的酒散裝出售,因此進口的大部分散裝酒往往都是價格比較低廉的低檔次酒,這就直接致使散裝酒的成本與瓶裝酒的進口成本差距很大。而進口散裝葡萄酒的中國企業,絕大部分是中國的葡萄酒釀造企業,他們用進口的散裝葡萄酒來彌補產量的不足,以及用與本企業釀造的酒混調來提升產品的口感和質量,他們這些酒,往往都是貼上國產葡萄酒的商標出售了,而內地很多中小型葡萄酒企業並沒有品牌優勢,所以往往售價不高。中國每年進口的散裝葡萄酒量很大,如果無原則的去平均,那些原瓶進口的葡萄酒就稀里糊塗的被降了價。

  
        海關這些年對廉價進口葡萄酒控制很嚴,採取了議價的制度,使得通關難度越來越大,在納稅的時候,被漲價是再正常不過。因為海關對廉價酒採取議價制,往往導致企業實際納稅成本高於產品實際採購成本,因此,企業採取降低高價格產品的採購成本來避稅以彌補臉頰產品稅收的損失,也並不在少數。且因葡萄酒來自不同的原產地,新老世界的酒,不同產區的酒,不同年份的酒,不同級別的酒,這些不同的因素導致價格相差甚遠,根本沒有辦法去平均。種種這些問題,都讓進口葡萄酒的成本變化莫測,撲朔迷離。
       用平均算法給進口葡萄酒定成本價,純粹是愚弄大眾。如此這般,以後大家都不用動腦筋了,一律成本15元,零售562元。算完記賬,早點回家洗洗睡。

  三宗罪:簡單計算即可得知,進口紅酒批發價約為口岸價的20倍,零售均價約為口岸均價的37.5倍。
  看到這個數據,無半晌無語。我無法斷定出此言論者是無知,還是無聊。這種論斷之荒謬,實在讓人所不齒。要讓這個同志去當審計署長,絕對是禍國殃民的高手。如此抹黑進口葡萄酒行業,不知道進口葡萄酒行業是如何得罪了這位高人。本人從事進口葡萄酒多年,做批發毛利最高沒超過30%,甚至有些時候只賺一塊錢一瓶就批出去了。偶爾做點零售和團購什麼的,去掉稅收,人工,人情費用,渠道費用後,落進兜裡還能剩下一倍的利潤,睡著都能笑醒過來。這位高人只需要簡單的計算一下,就得出了批發價是口岸價的20倍,零售價是口岸價的37,5倍。如此這般,這位高人怎麼不去經營葡萄酒呢?

        口岸價,意味著產品還沒納稅,通關被海關扒層皮,這50%的收益被海關拿了,卻被這位先生平均到進口商身上去了。產品運輸和儲存,至少要消耗掉15%的費用,公司辦公費用怎麼也要攤去10%,銷售人員出差費用沒有20%根本拿不下來,還有銷售人員工資,銷售提成,宣傳品費用,廣告費用。然後,中國實行的是流傳稅,也就是說,產品每被銷售一次,都要重複納一次稅,而進口企業都是一般納稅人,最高要繳納17%的增值稅,除此以外,還有企業所得稅,亂七八糟的一大堆苛捐雜稅要應付,要攤進成本裡。怎麼能得出“批發商能賺20倍的利潤”的高調呢?

    說進口紅酒暴利,是無知還是無聊?筆者認為,如此簡單計算酒可得知進口葡萄酒“暴利”結論,那麼經營進口葡萄酒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事業了!